<tbody id="coc9m"><p id="coc9m"></p></tbody>
<code id="coc9m"></code>
  • <span id="coc9m"><track id="coc9m"></track></span>

    <span id="coc9m"></span>

  • <rp id="coc9m"><object id="coc9m"><blockquote id="coc9m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<span id="coc9m"></span>
    <button id="coc9m"></button>
    <tbody id="coc9m"><p id="coc9m"></p></tbody>

    <tbody id="coc9m"></tbody> <dd id="coc9m"><track id="coc9m"></track></dd><tbody id="coc9m"><pre id="coc9m"></pre></tbody>

    <span id="coc9m"><kbd id="coc9m"><tt id="coc9m"></tt></kbd></span>
    
    

        信息网_www.chronic7.com

        信息网 > 安徽信息 > 合肥信息 > 正文

        超负荷工作是常态 网红主播背后辛酸几人知?

        网络整理 2017-11-21 14:29

        在山西太原一家电商“网红”孵化基地,女主播为电商企业做产品直播展示。<a target=&apos;_blank&apos; href=&apos;&apos; _fcksavedurl=&apos;&apos;></table><ppictext

        在山西太原一家电商“网红”孵化基地,女主播为电商企业做产品直播展示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
        新华社北京11月18日电 日前,一位年仅20岁的网红游戏主播在工作时猝死,令人惋惜和悲伤。这也使得人们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这一新兴职业的从业者们。他们的生存状态到底什么样?除了如一些报道之前所报道的高薪,这个群体你还了解多少?

        20岁的大三学生孙小婷今年3月份开始尝试做网络主播,现在可以说是标准意义上的“网红”。 苍雁 摄

        20岁的大三学生孙小婷今年3月份开始尝试做网络主播,现在可以说是标准意义上的“网红”。 苍雁 摄

        超负荷工作是常态

        2015年,27岁的张军(化名)凭借个人兴趣,在安徽合肥成立了一个女子游戏战队,最高峰时队里有11名队员,主要依靠拉赞助,参加商演、直播和比赛赚取奖金来实现盈利。

        “队员基本都是95后,招聘的时候要求具备《英雄联盟》的游戏基础,每天都要打训练赛。一个月基本工资在4000元左右。”张军说。

        设想虽好,实际做起来却并不理想。“从流量上看,女队不如男队,无法产生稳定的现金盈利。”张军给记者算了笔账,“再加上房租、水电、网费、人员工资、差旅费等,每月运营成本大约在5万元左右,即便实现盈利,还常常保证不了人员工资。”他无奈地说。

        斗鱼网红主播吴文婕表示,目前主流直播平台分为娱乐、电游、垂直三大类,大家看到的主播都是经过长时间工作、不断积累人气,才收获了一众粉丝。“他们平均每天直播的时间超过15个小时,直播内容还要不断创新,有的户外主播要去不同的城市,做不同的体验,还要有好的体力。”她说。

        有资深玩家表示,一些游戏主播,虽然每天都是在打游戏,但基本上都会把直播时间放在晚上,昼夜颠倒,如果想要被更多的人关注,还要在技术上有所突破。

        据了解,猝死的网络主播“孤王”,从今年7月份开始,几乎每天晚上从12点直播到第二天早上9点。昼夜颠倒的生活作息已经持续了几个月,身体长期透支,导致了这一悲剧的发生。

        目前“孤王”所在的直播平台已发出通告,为了保证主播的健康,平台对整个主播机制进行了整改,对超负荷工作的主播给予人工提醒,对严重超负荷工作的主播拟进行下播处理。

        11月10日晚,在山西太原一家电商“网红”孵化基地,女主播为电商企业做产品直播展示。<a target=&apos;_blank&apos; href=&apos;&apos; _fcksavedurl=&apos;&apos;></table><ppictext

        11月10日晚,在山西太原一家电商“网红”孵化基地,女主播为电商企业做产品直播展示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
        收入有高有低 直播只是一份工作

        由于收入状况不理想,坚持了不到两年后,张军终于下决心转型。这一次,他选择了盈利相对稳定的娱乐直播。“与游戏直播关注线下不同,娱乐直播的收入更多来自于线上平台游客的互动打赏。”张军说。

        那么,对于大家熟知的给主播“刷火箭”“送鱼翅”等打赏,能不能让他们一夜暴富?事实上,主播的礼物收益和平台是分成的,与平台有合作的主播会在考核标准上获得相应的工资和推荐资源,除此之外,直播时长和人气等因素也会成为运营人员对主播的考核标准。

        “娱乐主播每天工作时间至少要保证工作4个小时,采取的是基本工资加打赏提成的薪酬方式,其中打赏的30%至50%会作为管理费用,分成给公司。”张军说。

        随着公司逐渐步入正轨,张军签约的主播也越来越多,目前他已签下近20人。“除去底薪,她们每月分成收入有五六千元,一个月几万元的也有,这主要还得看主播们获得的打赏有多少。”他说。

        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斗鱼主播黄盛君说,她大学刚毕业时也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,平时晚上兼职做直播,几年下来粉丝达到300多万,最后决定全职做直播。“收入没大家想象那么高,对我来说,直播也是一份工作。”她说。

        Tags:嘉年华(10)网红(10)网费(1)辛酸(1)

        转载请标注:信息网——超负荷工作是常态 网红主播背后辛酸几人知?

        搜索
        网站分类
        标签列表
        金亚洲登陆